性别认同实验

时间:2018-06-21 类别:心理科普

性别认同实验

“No matter gay, straight or bi, lesbian, transgendered life,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

前两期我们分别和大家分享了著名的心理学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和《小艾伯特实验》,不知道有没有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和感触?今天,我们要同大家一起交流讨论的是由约翰·曼尼主导的《性别认同实验》。

(约翰·曼尼 图片源自网络)

约翰·曼尼是上世纪著名的心理学家和性学家。回到那个年代,性别差异究竟是先天决定还是后天学习构成,一直是颇具争议争论的课题。而约翰·曼尼博士则坚持“性别后天论”,他宣称“性别并不是天生,可由后天塑造”,他还声称那些性器官畸形的孩子在接受变性手术之后会接受自己“新的性别身份”继续生活。所以,当一对无助的父母在看到曼尼博士的观点时,他们觉得抓住了救命稻草……

说起《性别认同实验》,我们首先来认识一下LGBTQIA+这个群体。从最开始的LGBT,到后来的LGBTQ,再到现在的LGBTQIA+,这个性少数群体的性质越来越多元化,也越来越受到大众的关注。在逐渐感受到更多包容的同时,难以避免会听到质疑的声音。对自我性别身份的认同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柜子”,宣布自己的LGBTQIA身份,但这也导致了有人被怀疑是因为出于好奇而成为性少数群体的一份子。不能否认说这样的现象完全不存在,但也不能因为有这样的存在而否定整个群体。所以当我们真的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时,我们又该如何回应其他人的质疑呢?尤其是怎样去跟身边最亲近的人解释“这就是真实的我”呢?

说回实验,实验的主人公是明教布鲁斯的男孩。布鲁斯在出生仅7个月时遭遇了一场重大医疗事故——他的生殖器被彻底烫焦了。布鲁斯的父母利马夫妇马上带着布利斯跑遍各个医院寻求解决办法,然而多处求医都无果。一个偶然的机会,利马夫妇在电视上看到了约翰··曼尼博士关于“性别后天塑造”的观点,这样的观点正是绝望的立马夫妇所需要听到的。于是他们转向约翰·曼尼博士求助,希望可以帮自己的孩子—也就是布鲁斯—幸福地过好后半生。于是在曼尼博士的建议下,立马夫妇为布鲁斯做了男性生殖器切除手术,那一刻起,布鲁斯变成了“布兰达”。“布兰达”的诞生让曼尼博士的“性别后天论”一举成名。

(青春期的布兰达 图片源自网络)

然而,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布兰达”通过自己的新身份获得幸福生活了吗?事实让曼尼博士和利马夫妇失望,尽管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包括注射荷尔蒙)来使“布兰达”更像女生,但“布兰达”依然总表现出男孩子的行为举止,而且发展出了部分男性生理特征,此时的“布兰达”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时期,TA不管是在和男生相处还是和女生相处时都受到了嘲笑,生活遇到了很大挑战。这一切的一切让“布兰达”感到困惑,TA开始拒绝手术拒绝荷尔蒙,绝望的TA甚至企图自杀来寻求解脱,终于利马夫妇向“布兰达”说了“你本是男孩”的秘密。

(大卫·马利 图片源自网络)

知道真相的“布兰达”并没有暴跳如雷,TA选择给自己更名为大卫·马利。再加上TA男性化的行为举止和生理特征,大家都默认了大卫就是一个男生,从此便以这个身份开始新的生活。后来大卫在接受了两次生殖器再造手术后结识了他的妻子,并成为三名孩子的养父,但期间遭到的嘲笑让大卫·马利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并再次做出自杀行为。大卫两次从死亡的边缘被拯救回来,但人们还是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在经历了巨大的心理的创伤和一系列的生活挫折后,大卫·马利最终自杀永远离开了大家。马利夫妇后悔了自己当初的选择,但这也于事无补,大卫终究成为了约翰·曼尼博士实验的牺牲品。

如果说曼尼博士主导的这个实验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先天决定的性别并不是后天能够轻易改变的”——最起码在布鲁斯身上是这样的——如果强行对性别进行改造,那只会给个体带来巨大的生理痛苦和心理创伤,而这种毁灭性的打击只会招致灾难。至于性别认同究竟是基因决定呢还是后天环境塑造呢?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还在继续,但最起码我们学到了一件事:不要试图违背个人的意愿强制他们更改性别角色,无论他们认可的性别和本来生理性别是否有差别。

回到文章开头的性少数群体LGBTQIA+,不管性别认同是基于先天的还是后天的,都不应该强行对性向选择进行扭转或改造。就像女神卡卡Lady Gaga在《Born This Way》这首歌里唱的一样“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 我走在正轨,因为我生来如此。Lady Gaga通过这首歌为性少数群体呐喊、发声,捍卫他们的权利。“No matter gay, straight or bi, lesbian, transgendered life, I’m on the right track, baby I was born this way”——“不管你是直的弯的还是双性,亦或者是女同还是变性人,我走在正轨因为我生来如此”。

本期的心理学实验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啦,过去的三个实验看了多少会让人感到沉重,而实验所涉及到的伦理道德引发的问题更值得我们深思。下一期开始我们将同大家一起分享几个正能量的实验!